【顺懂/正副队】蛟龙工作记录之打赌(下)

萧羽寒CC:

关于打赌这件事(下)


依旧是全员欢乐向,吐便当吐得很愉快


依旧是作不死的庄羽


前文走《养伤》《检讨》《打赌(上)》


《酒心巧克力》


一个很正经的印调 谨慎投票


1


庄羽磨磨唧唧地把糖从搏击场拿回了办公室,短短的几百米他走了快有十分钟。要是杨锐知道自己队里的通讯兵速度已经退化到了这样的地步,不知道庄羽是可以了解一下负重五万米还是负重十万米。


反正就是让你好好走路!


可是庄羽宝宝心里苦,感觉自己知道了一个大秘密,问题是自己能不能把这个大秘密说出去还是个未知符号。


说了吧,感觉坑了顾顺,不说吧,万一真的顾顺走了,他们找谁哭去?


“庄羽,你干嘛呢?磨磨唧唧的,被队长看到,你不要命了!”


陆琛刚从办公室探出头就看到步速1m每分的庄羽。


徐宏陪着陆琛的表妹,人家妹子是标准的文科生,这次从总控来蛟龙看陆琛,也是带了工作过来。徐宏虽然是个理科生,文学素养却非常好,加上队里的内务也一直是他在管,到了最后,和人家妹子聊得最好的倒是他。


陆琛自然是比较了解自己的妹妹,除了聊聊家常,她对自己这个医科生哥哥是彻底无话可说,一个喜欢莎士比亚,一个喜欢福尔马林,能聊到一起才是绝了。


索性刚好遇上副队有时间,陆大夫没有任何心里包袱地把自己的亲表妹随手就丢给了副队。


“哎……陆琛,你怎么都没陪着你表妹!”


庄羽把扲在手里的那一包糖都放给了陆大夫,丝毫没有客气这么个说法。


在蛟龙,你要是学会了客气,那,所有人都和你不客气了。


“这不是副队陪着吗?哄女孩子这种事还是徐宏比较拿手。”


陆琛拿着庄羽递过来的糖,干脆利落得摸了一颗塞到自己嘴里。


庄羽也没管这个爱吃糖的医生,就是自顾自地想着刚刚顾顺的话。


他说


也不是不可以。


翻译一下,双重否定表肯定,那意思就是他可以回六队。


“陆琛,我觉得要来风暴了。”


陆琛看了看晴空万里的南海上空,忍不住怀疑,庄羽在搏击场被佟莉打傻了吧。


2


顾顺当然不可能离开一队,一来他不愿走,总说和李懂配合好,两个人默契培养的好,不宜换队,二来,杨锐也不愿意放人。


顾顺有时候是挺气人的,违反命令也是时有的事情,可是人家牛逼啊,有时候杨锐对着任务报告,头大得不行。


任务的确是完成了,可是任务过程你敢往任务报告上写吗?


杨锐想过自己战死沙场,但他没想过自己会死在办公桌前,理由是实在编不出顾顺的任务报告。


今天若是换了徐宏和李懂,恐怕事儿就不会这么复杂。


徐宏心思细腻,加上他早就看穿了顾顺心里那点小九九,说什么也不会相信顾顺愿意离开一队。


李懂,心思细腻不说身为观察员的他,应该早就发现顾顺的余光一直在别的地方,说明这个男人心思不纯。


偏偏,今天站在旁边偷听的人是庄羽。


一个没有徐宏的心思和没有李懂观察力的庄羽,彻底被顾-大尾巴狼-顺玩了一把。


但是现在的庄羽不但不自知,还觉得自己得知了一个大秘密。


有的时候傻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在犯傻你却不知道。


3


李懂被徐宏紧急叫到办公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什么叫顾顺转队?他们什么时候还可以自己转队了?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顾顺今天又扯什么疯,不会是怕自己打赌打输丢脸,然后丧心病狂到转队吧!


今天依旧固执而耿直的李懂,非常单纯的猜测着顾顺。


“李懂,你是不是和顾顺吵架了?”


徐宏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问题肯定出在李懂身上,呵,当年六队第一次来要人,两队对抗赛的时候,对面明摆着是为难李懂,顾顺可是半分情面也不给六队长,一枪一个,那嘎嘣嘎嘣的样子,活像切白菜。


说到底,顾顺是为了李懂才留下来的。现在说要走,那肯定也是和李懂有关。


“没有。”


李懂非常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这几天和顾顺相处的过程,从每天早上起来一起吃晚餐到每天晚上一起上床睡觉,两个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开夜谈会的习惯,经常熄灯后好一会儿才入睡。


这关系算吵架吗?


李懂不得不承认的一件事是,有了顾顺,他的睡眠质量不止好了一点点。罗星离开的迷茫,失落,那些不断困扰着自己的负面情绪,似乎都被顾顺每天和他说的那些杂事打散,他们的关系也变得极为特殊。


至少是李懂未曾经历过的。


4


顾顺心情甚好地从搏击场走出来,他和六队队长的谈话压根就与愉快沾不上边。上一次对抗赛中,六队为了让顾顺乖乖回去,竟然全队放弃名次,针对李懂,妄想把李懂送进医院,这样上级就会把顾顺重新调回六队。


顾顺想起李懂咬着牙,直面着子弹的样子,就一阵心悸。他确实是希望李懂在战场上可以战胜压力,也很高兴李懂在他身边的成长。


就连罗星都非常不愿意却不得不承认,李懂在顾顺身边的突飞猛进。


然而,这和他看着自己的宝贝观察员被六队当活靶子打是两回事。


李懂在一队,待遇显然要比顾顺好得多,一来他人小,性子也比较稳重,基本不会做什么让杨锐徐宏头疼的事情,二来李懂人比较随和,不论是罗星还是顾顺,他总能很好的调和狙击手与其他人的关系。


这样的李懂,全队让着,顾顺宠着,不在队里的罗星也时常挂念着。


顾顺从没觉得有谁能和自己把梁子结这么大,六队也真是厉害了。


“顾顺,你有什么要求或者想法,六队都可以尽量满足你。”


“我也没什么别的要求和想法,我就要我的观察员和我在一起,和我高兴得在一起。”


呵,六队队长当时的脸色,堪称精彩。


咋滴,哥不要面子吗?欺负了哥的观察员就想一笔勾销,做梦。


李懂,只能顾顺欺负。


别的人胆敢有任何想法,R93已经对准你的脑门。


5


李懂最后什么也没弄懂就被庄羽扯回了寝室,感觉这一个下午自己过得不明不白,莫名其妙。


我好好的一个休息日,就这么被顾-日常抽疯顺毁了,李懂表示自己很不开心。


徐宏也表示自己很不开心,他本来就不开心,现在更不开心了。


杨锐刚刚踏进办公室就感受到了徐宏的怨念,徐宏今早的不开心是暗着来的,杨锐是半分也没发现,现在徐宏也不躲着了,干脆就不开心到底。


“咋了,徐宏?”


“六队过来要人了。”


徐宏把桌上的文件翻得哗哗作响,控制室拿来的工作报告本上已经有了很多道明显的褶皱,杨锐想,过两天政委的电话又要来了吧。


“要谁?”


“能要谁?要你啊?”


杨锐默默不作声,上次对抗赛的事情不仅仅是把顾顺惹毛了,整一个一队都把六队列为了黑名单,就连一向比较和善的徐宏都不给六队一点面子。


“顾顺又不会和他们走,你又不是没看到上次他那样子。”


这下子,徐宏不出声了。


“是庄羽听到顾顺说的。”


哦,庄羽听到的啊。杨锐忍不住怀疑一下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总感觉从伊维亚回来后庄羽的听力和理解力就开始急速下滑。


“我一会儿问问他去,别气了。”


徐宏无语得瞥了杨锐一眼,他到现在可能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生气。


喜欢的人是个反应迟钝,还就对自己迟钝,怎么办!


6


“我没要转队。”


顾顺被拉进小黑屋,面前坐着杨锐,他努力不想让自己笑出来,保持着面上的平静,非常冷静地回答着杨锐的问题。


“我真没这么想。”


他又强调了一遍,顾顺不是个喜欢多说话的人,可是他委实觉得对面杨锐的眼神太微妙,他不得不有说一遍。


顾顺现在就想知道一下庄羽究竟是把他的话怎么转述的。


在一队没呆几天的顾顺自然是不知道一队分析情报的独特方法,要是他知道,估计他是不敢开这个玩笑的。


一般一队的情报分析有三个步骤,先由通讯兵庄羽同志分析是否暗藏暗号,再由徐宏来做语句分析,结合当事人所处境地,设身处地得分析一下整句话的意义,最后再由陆琛来剖析当事人最近的心理状态,以便确定真伪。


也就是说,顾顺说的六个字,被三个不同专业的人士分析完后,已经完全不再是开玩笑的程度。


然而顾顺并不是很在乎这些,他愿意给庄羽听到那番话,自然是为了让杨锐和徐宏听见,现在杨锐已经找上门来了,他也姑且算是达到目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


“队长,你是不是听副队长说的。”


“对啊。”


顾顺强忍住笑意,继续编织自己的套路。


“你有没有发现副队很不开心。”


顾-大尾巴狼-顺开启了狼外婆的模式,一点一点地诱导着队长。


“发现了啊!”


“那队长,你今天干嘛去了?”


“我去见夏楠了。”


这下子,顾顺知道为什么副队不开心了。


搞了半天,队长你今个儿这么开心是因为你要去见那个不要命的记者,特地还给全队减了早训,也不知道这么个情节放在副队那里能被脑补成什么样子。


“她上次落了东西在我这儿,舰不是正好停在摩洛哥吗?我就给她送过去。”


杨锐也是摸不清自己的队友们都在想些什么,他才和夏楠没说两句就赶着回来,回来之后徐宏就没给他好脸色,现在顾顺还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


他今天究竟惹到谁了?


“队长,我觉得你还是和副队说一下你去哪了,他可能担心你,所以才会把事情向消极方向想。”


顾顺继续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他现在就想回去守着他的小观察员,看看他赌输了吃瘪的模样。


顾顺看着出了小黑屋就往办公室赶过去的杨锐,心里偷着的乐啊。


7


李懂这两天不开心,徐宏是第一个发现的,身为蛟龙一队的最佳心灵鸡汤手,他想过找李懂谈话,可是这个计划一直都没能实现。


因为他刚要开口就被李懂那双眼睛瞪住了。


全蛟龙眼睛最大的副队长愣在了原地。


新鲜了,第一次有人敢用眼睛瞪他。


徐宏第二次找到李懂的时候,李懂开口了,他说


“副队,你真没原则!”


路过的杨锐和徐宏两脸懵逼,不知所言。


8


“打赌?行啊,赌啥?”


“赌副队能气多久。”


“行呗,哥给你先下注,你说吧。”


“三天。”


“一个晚上。”


李懂把头埋在了被子里,只留下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笑得只剩一道湾,他还不了解队长?没个一两天怕是不会发现副队生气。


顾顺看着床铺底下那个笑眯眯的人儿,不觉多了分想欺负他的心。


“用什么赌?”


“你说吧。”


胸有成竹的李懂,可爱的李懂,单纯的李懂。


“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就一个承诺。”


“好。”


顾顺得了一个李懂的承诺,他想了许久也没把具体的事情说出口。


他早就想好自己要说什么了,他想说


我要你答应我,好好珍惜自己。


              TBC

评论
热度(358)
  1. 愿做嘟嘟的哈特精灵萧羽寒CC 转载了此文字

© 愿做嘟嘟的哈特精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