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后勤组】蛟龙厨房记录之酒心巧克力

萧羽寒CC:

给我 @臭司本人 的安慰小甜饼


依旧是逗比小甜饼


依旧是全员欢乐吐便当




前文走《养伤》《检讨》《打赌》(上)


出本印调走 谨慎投票


照例,把点赞推荐评论抱抱都交出来!


蛟龙厨房工作日记
酒心巧克力
配料:
1.白砂糖10公斤
2、白兰地1.5公斤
3、可可粉(含糖)4.0公斤
4、可可脂1.6公斤
5、糖粉1.5公斤
6、酒精0.4至0.6公斤


1


庄羽总觉得这两天狙击手有事儿瞒着他们,具体一点来说,是有一个狙击手有事瞒着他们。


这里的他们是指全蛟龙队,包括另一个狙击手。


整个临沂号都知道,蛟龙一队有两个狙击手,顾顺和李懂,一队的宝贝儿,谁都抢不得,谁敢有非分之想的都已经收到了来自于蛟龙一姐佟莉的邀请。


“切磋切磋,友好交流。”


之所以特意强调了一队,是因为别的队都只有一名狙击手,往往这一名狙击手还得像供祖宗一样供着。


可以说,是个稀缺资源。


你问为啥啊?还用问吗?


狙击手牛逼呗。


那为啥一队有两个狙击手?


一队牛逼呗。


庄羽知道这个说法的时候,一脸的浩然正气,使足了劲挺直腰杆,表示我们一队训练很辛苦,任务很艰巨,信心也可以说很坚定,坚决保护祖国的碧海蓝天。


当然眼睛很大的徐宏还是发现了庄羽使劲憋在嘴角的坏笑。不过副队什么都没说,这是家务事,不宜在外人面前讨论,他们可以回去好好在队长的二十八盆白菜前讨论。


只有蛟龙的人知道,顾顺不走和杨锐半分钱关系都没有,当然杨锐还是很欢迎顾顺继续留在一队的,拿出去可长脸了,一个词可以形容嘚瑟的队长


扬眉吐气。


可顾顺留在一队,的确不是杨锐去说的。


他留下来,就是为了李懂。


所有人都知道,除了李懂。


2


顾顺是个什么人?


杨锐:顾顺是个好同志,技术过硬,关心队友,就是有时候不是很团结,经常带着李懂同志出去开小灶。


徐宏:顾顺啊,能力超群,拥有拱得一手好白菜的能力的猪。


陆琛:同道中人……不解释……


佟莉:比较耐打的人型187沙包。


罗星: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厚脸皮。


庄羽看着收集来的情报,揉了揉脑袋,这么两极分化,他就算是取平均值也取不出个所以然啊!他总不能说,顾顺是个无法用语言形容出的好同志,拥有超厚脸皮,坚实耐打,还会拱白菜,能力超群。


思考再三后,庄羽还是决定去听一听李懂的意见。


李懂:狙击水平很高,心理素质很强,性格很要强。


李-乖宝宝-懂,一条一条地列举出了顾顺的优点,从生活到工作,从训练到任务,完全没有考虑到庄羽的承载能力。


“不是,懂儿,你能不能总结一下顾顺,就一句。”


“他就是顾顺,无法总结。顾顺,是最好的总结。”


庄羽想了想,只能恍惚地点点头,李懂眼底全是一片理所当然,仿佛自己说了什么很简单的事。庄羽不想被观察员嘲笑自己通讯兵的智商,所以他选择了,不懂装懂。


面子不能丢了,这是理科生的骄傲。


昂首挺胸出去的庄羽不经意在房间的垃圾桶里看到了一张紫色的锡箔纸。
3


顾顺很苦恼,他很少会有苦恼的时候,毕竟人家腿长脸帅,八块腹肌,还百发百中,也没啥苦恼的。


不过,人嘛,总要有点烦恼,没烦恼也要找点烦恼出来烦恼,反正就是不烦恼一下不开心。


顾顺的烦恼就是李懂在躲着他,这就很尴尬了,他的观察员每天都在变着法子的躲开他,他不知道怎么办。


一队有条不成文的惯例。


有困难,找副队!


“你说李懂在躲着你?”


“对!”


“你们每天睡在一间屋子,训练的时候贴身训练,距离不超过0厘米,请问他是怎么做到躲着你的。”


徐宏表示,李懂真是个优秀的蛟龙队员,在与队友进行贴身训练时还能躲避队友,厉害了,我的懂。


顾顺很冤枉,他知道这件事情听上去有些荒唐,每天他和李懂的最近距离是0cm,最远距离也超不过1000米,睡觉时间和训练时间加起来大概有20个小时,可是李懂就是在躲着他。


就连他也想说一句,李懂,你能耐了。


4


佟莉在搏击场看到李懂的时候,还以为是李懂受不了顾顺的非人压迫,准备奋起反抗,所以来找自己。


她连开场白都想好了:懂儿,没事,姐罩你。咱们让顾顺从搏击场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然后她听到李懂说:莉姐,你会做巧克力吗?


很好,佟莉第一次觉得自己被难住了。上了战场扫射如同切白菜一般的军中你莉姐,生平第一次被问住了。


她想,以后在搏击场边贴个告示,来搏击场不来练格斗的都是耍流氓。


可是心软的佟莉,还是帮了李懂,虽然她不会做,但是,她知道有谁会做。


“就只需要准备酒精和巧克力,其他材料厨房都有。”


小惠的原话,李懂想了半天,抬起头用他特有的小眼神看了一眼佟莉,意味明确,直白得连佟莉都不好意思拒绝。


“石头的柜子里有,密码是……”


“你生日,我知道。”


行啊,我的懂,厉害了。佟莉在心里默默记上一笔,李懂才是那个小坏小坏的人。


5


李懂很认真的思考过,怎么合理地去和陆琛要一瓶酒精。要不要说,想借瓶酒精给枪消消毒,这个理由听上去就和顾顺一样不靠谱。


或者干脆往手上划一刀,正好去要一点,理由合理,就是有点疼。


思来想去后,他没有轻举妄动。


“酒精?拿呗,架子后面第三瓶。”


陆琛忙着赶自己的医疗报告,压根就没问李懂准备干什么。一瓶酒精能干什么?炸了临沂号?还是灭了队长的二十八盆白菜?


别闹了,我们懂儿那么乖,不会做这种事的。


事后报省批材料时,在酒精那一栏,陆琛写道:通讯兵庄羽受伤,外伤清理。


反正庄羽总是会惹出点事的。


6


顾顺回到宿舍的时候,桌子上放着一个盒子,红丝绒的外包装,还扎了个蝴蝶结,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会出现在临沂号上的东西。


难不成是暗恋哥的?不行,不能让懂儿看到,我得藏起来!免得他又不理我!


顾顺找了一圈,整个宿舍里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东西,顾顺急死了,这个点李懂马上就回来了!


要不放去庄羽那里吧!


机智如顾顺。


“庄羽,放你这儿一下,千万别说是我的!”


李懂回到宿舍的时候,巧克力已经不在桌上了,他找了一圈,没在宿舍找到可以藏那个盒子的地方。


被谁拿了?


李懂看着空无一人的宿舍,一股无力感从脚而起,注定无望了,准备了这么久,到头来连送出去都做不到。


李懂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份心悸和失落。


7


盒子又回到了顾顺的手里,他没敢带回宿舍,在食堂的一角偷偷摸摸地把盒子拆开了,究竟是谁神通广大到可以进到蛟龙的宿舍。


就算是暗恋哥,也太拼了一点吧!


要不是哥有懂儿了,哥很有可能会考虑一下。


顾-今天依旧觉得自己很帅-顺看到了盒子里的巧克力,是白兰地的味道,有点像队长藏着的那瓶白兰地,这巧克力也有点像石头上次送佟莉的那种。


“哎,真幸福啊,顾顺。”


顾顺抬眼,是小惠,杨锐的妹妹,控制室的姑娘。他想要辩解两句,想说不是,不是你们理解的那种,哥是有懂儿的人。可是话到了嘴边又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下一秒他听到小惠说


“李懂做了好久呢,原来是给你的啊。”


8


“为什么是酒心巧克力?”


“他是情场老手,美若纯酿。”


“你的他是怎么样的?”


“他就是他,顾顺。”


                                        TBC


我发现你们更爱我的小甜饼,做个小料本,你们要不?最近勾搭上个画甜饼的太太,你们想要不?

评论
热度(397)
  1. 愿做嘟嘟的哈特精灵萧羽寒CC 转载了此文字

© 愿做嘟嘟的哈特精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