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蛟龙工作记录之打赌(上)

萧羽寒CC:

关于打赌这件事


依旧是短篇逗比向
全员吐便当
前文走《养伤》《检讨》


照例,把你们的点赞推荐和评论丢给我,文末有有奖竞猜!


1
杨锐今个儿特别开心,具体什么原因尚未得知。


不过程度应该是挺深的,因为早上的负重五公里都给蛟龙一队减到了三公里。


喜大普奔啊。


庄羽刚刚从两万字检讨的阴影中出来,非常怀疑自己是不是需要去找陆琛看看。


写检讨把耳朵写坏了吧。


庄羽看了看旁边的陆琛,好吧,他收回前言。


大概是整个蛟龙耳朵都坏了。


那天早上庄羽和陆琛,都高兴疯了。


蛟龙平日的负重练习一般是根据战场兵种来确定负重重量,也就是说在战场上负责后勤的庄羽陆琛往往是最悲剧的两个人。


无数次,庄羽在想,这是歧视工科生。


无数次,陆琛在想,这是歧视医科生。


总结一下,蛟龙对理科生不是很友好。


这么说也不对,佟莉提出了反对意见,在食堂喝着石头打来的小米粥的军中一姐一针见血


“那徐宏和李懂也是理科生,我倒觉得尤其是李懂,背的东西挺少的啊。”


路过的李懂恰巧听到了,他无言地皱了眉头,随即抬眼看向坐在食堂后两张桌子上的某个大个子。


刚刚洗完澡出来的顾顺。


太阳才露了一个头,就只有靠窗边上的那个位置挨得到一丝阳光。李懂喜欢那个位置,尤其是在早上的时候,虽然总会纠结是和佟莉他们一起坐,还是单独坐过去,不过最后总是会放弃那个位置。


一直到顾顺出现。


他说


“哥喜欢那里,就坐那里。”


2
杨锐心情是真的很好,午餐的时候,徐宏都说,他很放松。


但是敏锐的李懂却发现,副队不开心。


你问为什么只有李懂发现?


因为人家牛逼啊!你能发现风速从64m/s变为63m/s了吗?你能发现今天气流轨迹改变了吗?你能发现今天顾顺洗澡换沐浴露了吗?


人家李懂可都是弄得清清楚楚。


今天依旧敏锐的李-努力想什么都懂-懂发现了副队的不高兴。


“你说副队不高兴?”


午休时,顾顺从上铺伸了头下来,他们睡的是高低床,顾顺总喜欢从楼上撑半个身子出来和他讲话。


李懂一开始也是挺不适应,生怕顾顺一个不小心就栽下来,蛟龙最好的狙击手因宿舍上铺受伤,传出去多难听。


直到有一次庄羽没敲门直接闯了进来,顾顺正和李懂说着话,惊讶间跳了下来,毫发无损。


倒是把庄羽给吓了一跳。


后来李懂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反正顾顺也是皮糙肉厚,死不了。


“他不是不高兴,他是很不高兴。”


顾顺乐呵乐呵地笑了声,那声音在李懂耳朵里俨然就成了不屑,正准备着和顾顺好好理论理论,就听到顾顺的声音


“不错啊,懂儿,哥还以为只有哥发现了。”


李懂所有想说的话都烟消云散,只剩下一股埋在胸腔中散不掉的的不服气。


“顾顺,我们打个赌吧。”


3


陆琛是第三个发现徐宏不开心的人。


身为蛟龙的医疗学术担当,陆琛不仅仅负责蛟龙的身体健康,往往也会涉及到他们的心理状态。


所以陆琛总是会时不时多关心一点队友的日常生活,以保证可以及时发现他们的心理缺陷。


庄羽对此发表了权威概括性评论


“就是医生的职业病加上自身的八卦属性,汇聚成了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烂毛病。”


呵,你个经常传达错误的通讯兵好意思说这句话吗?


陆琛发现徐宏不高兴是在下午,他去队长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了杨锐桌子上乱成了一片。


来自于医科生的逻辑优势马上就体现了出来!


徐宏肯定在生气。


有的时候陆琛会怀疑临沂号的设计师莫不是有毒,给蛟龙一队配了这么大一间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两张桌子,徐宏和杨锐一人一张,徐宏的桌子上通常会摆放着蛟龙的日常管理事物。


至于杨锐的桌子上会摆着什么,就要看徐宏的心情了。


心情好的时候徐宏总是会把杨锐那张桌子摆得整整齐齐,控制室的人来得时候都赞不绝口,说他们蛟龙纪律好。


心情不好的时候………


陆琛觉得自己的语文水平尚且形容不出那个样子,你能想象二十八盆白菜外加各种检讨书混杂在一起的模样吗?


陆琛表示,放过我吧,我还要奶蛟龙全员,虽然医疗兵的眼睛没有狙击手重要,可是人家狙击手配备的可是最新款五位数的alpha模块风镜。


变光设置,防护效果一流,管你是战场闪光弹还是办公室狗粮恋情,统统都说no。


“副队,心情不好啊?”


“没啊,挺好的。”


陆琛想,要不自己这个经费申请还是等哪天徐宏心情好再来吧。


“徐宏,徐宏,徐宏!”


陆琛从没有觉得杨锐的声音如此恐怖,他能以肉眼看到面前的副队长从一开始的笑嘻嘻变成了现在的……


MMP。


我靠,庄羽,快来奶我一口!


4


顾顺又溜达去了修罗场,哦,不对。


是搏击场。


今个儿是六队过来训练,美其名曰交流,实际上,就不得而知了。


顾顺知道的时候就只是一笑而过,继续缠着李懂,说什么要增加同步练习的时间。佟莉和石头看着主狙和观察员的训练模式,努力地把眼睛瞪得和徐宏一样大。


“顾顺,好久不见啊。”


顾顺是蛟龙六队调过来的,当初他的最终调令下来时,六队还和控制室闹了脾气。他们六队最拿得出手的就是这个主狙手,调走了,以后还拿什么打名声。


高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理,就让顾顺一直呆在了一队。


“好久不见。”


刚刚把六队那个一米九的机枪手摔翻在地,佟莉敏锐得抬头看了一眼顾顺所在的方向,一点面子都不留给六队。


其实不是不留,是蛟龙一姐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上次顾顺从搏击场下来的时候,是滚着下来的。


这是准备咋?


抢人啊?


佟莉作为全蛟龙唯一的女孩子,情感方面是一窍不通,抢东西这种方面倒是敏锐得紧,进了我们一队的人,你们还想拿回去?


做梦!


5


和顾顺打招呼的人是六队的队长,在军里也有些年头的人了。当初顾顺和罗星在主狙训练营里的时候,他就盯上了顾顺。


死磨硬泡下,顾顺去了六队。


顾顺总会想,如果当时他不去六队,而是来了一队,会不会早点遇到李懂,然后早点把自己的观察员吃到手。


结果路过的徐宏打断了他的幻想


“李懂跟着罗星,有四年了,他是跟着罗星选的队。”


总结一下,别想了,人家早就是罗星的了。


顾顺很委屈,要李懂抱抱才能开心。


但是李懂并不想理他。


佟莉本想走过去见见六队的队长,顺便“提醒”一下顾顺的所有权是一队。奈何蛟龙六队的队员不服气,只能又撸撸手袖,揍到他们服气。


其实不论是六队还是一队,佟莉姐揍起来从来都没有手软一说。


庄羽也来搏击场了,不过他不是来找揍的,他是来找糖的。


总控室来了个小姑娘,是陆琛的表妹,大家觉得人家来队里不容易,拿块糖给人家吃,也合情合理。


于是庄-不训练就很闲-羽,一路小跑到了搏击场。


“莉姐,石头呢?”


佟莉扳了扳手腕,骨头发出的声音连场下的庄羽都听得见,他不禁为场上的那个队员点了个蜡。


没关系兄弟,见识过佟莉,你就无所畏惧了。


“那边吧,你顺便去看看顾顺在说啥。”


庄-听到八卦就控制不住-羽屁颠屁颠地朝顾顺那个方向过去了,俨然忘了他上周因为错误信息打的两万字报告。


“顾顺啊,没想过还回来吗?”


庄羽“假装”路过,“不经意”停在了旁边的储物柜面前。


佟莉说


“石头柜子的密码是我生日,你自己去拿。”


庄羽特别想说,佟莉姐我知道,不仅我知道,全队都知道。


但是他不敢说,因为六队的那个小伙子已经疼得直哼哼。他只敢默默应下,默默到石头的柜子旁,“假装”“不经意”听顾顺和六队的对话。


然后他听到


“也不是不能考虑。”


事情大发了。


庄羽觉得,是不是该去队长办公室走一趟,通报一下“敌情”。


虽然顾顺是只拱白菜的猪,但是就算是猪,也是他们蛟龙的猪!


顾顺用余光瞟到愤然离去的庄羽,嘴一咧,又漏出了两颗小虎牙。


6


懂儿,你知道吗,哥打赌还没输过呢。


                                          TBC


有人想猜猜他们俩打啥赌了吗?
猜对了,我给他点梗!




评论
热度(410)
  1. 愿做嘟嘟的哈特精灵萧羽寒CC 转载了此文字

© 愿做嘟嘟的哈特精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