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Blood(四)

萧羽寒CC:


ABO设定,原作向


前文走(一)(二)(三)


首先在这里和大家说声对不起,因为我之前自己看错了懂儿的HK416,所以上一章写错了,在此更正为SG511,感谢。


照例,长篇不易,把你们的点赞推荐和评论交出来!


“不行……走拉法叶大道!”


伊维亚政府军的声音不断从车载的电台中传过来,李懂他们坐在后排,只能断断续续听到一些意味不明的话。在这个国家语言都是杂乱的,带着阿拉伯口音的英语和带着英语口音的阿拉伯语,交织在一起,听着极为不舒服。


沿途的场面足以说明国家糟糕的境况,已经是无法形容的程度。除了死亡和绝望,这座城市已经空无一物。


李懂突然想起来,刚刚经过的路口对面有一间白色的屋子,人声鼎沸,还能听出有孩子的哭喊。


应该是机场吧,为数不多还好好的建筑。


车队还在绕行,这个城市的多半地区都已经沦陷,交战区有数不清的关卡,政府军用沙袋和铁栅栏组成关卡处不断抵抗,随处可见炸断的四肢,和毫无希望的哭喊。
炮弹引发的大火也依旧烧灼着,毁灭着这个国家。


这就是战争。


李懂使劲咽了口吐沫,这样直面战争与死亡对谁都不好受,他们经历了这么多的演习,做过成千上万的练习,可是看到这样的场面,依旧忍不住心悸。


战争触动的是身为人心中的恐惧,不管你来自于哪里,身份是否显赫,心中都有掩饰不住的恐慌。


如果非要说为何需要一个国家强大,那这就是最好的回答,蛟龙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国家的碧海蓝天,像他们这样的国家正是因为不够强大才会被分裂。


李懂又想起自己参军的时候,家里人的反应。他知道,全家都很反对,却没有一个人阻止。父母哽咽着的微笑,爷爷奶奶理解的声音,李懂总是会有愧疚。


既然选择了蛟龙,就应该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顾顺收回了放在外面的视线,转而看向李懂,这个观察员在慢慢地调试自己,就像他平日里调试望远镜一样,一度一度地慢慢地找着目标,现在的李懂也在一点一点地摸索着平静。


不愧是一队的观察员,顾顺不可察觉地动了动嘴角。


在车队旁边又跑过了政府军,李懂看着这些在战火中挣扎的军人,一言不发,同样是为了国家而战,他们的生存概率又有多少呢?


“距离目标还有一分钟,全体准备!”


顾顺还是那副模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有紧紧握住R93的手可以看出他正处于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李懂暗自颠了颠自己的包,包里还有信号灯,烟雾弹等装备,他希望自己带够了这些东西。


“一队进楼救人,二队留守车队,守住撤退点!”


杨锐的声音从对讲通讯器中传过来,伴随着的还有旁边的爆炸声,混杂在一起的时候,莫名就让李懂定下了神。


这是蛟龙训练的结果,杨锐的话在一队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是一道铁令,没有人会选择在战场上不听他的指挥,与此同时,他的话也是一颗定心丸,随时都提醒着蛟龙每一个队员,你并非孤军作战。


李懂和顾顺在天台上和徐宏他们分开的,伊维亚的楼都是非洲国家惯有的矮式土楼,原有的构造就非常崎岖不平,更别说现在被炮弹碎片炸得坑坑洼洼。


他们在楼顶奔跑着,像无数次训练的时候,顾顺的体能速度和罗星基本持平,李懂紧跟在后面完全没有什么违和感。不知道是因为顾顺本就这个速度,还是刻意配合着李懂。


这些都不重要,至少在这一刻,都不重要。


顾顺的心也并不平静, 不熟悉的队员,不熟悉的地形,还有周边纷扰的环境,考验的不仅仅是狙击手的水平,还有最重要的心态。


这倒让顾顺想起有一次演习,他和罗星作为红蓝两军,两人各自潜伏在隐蔽物后面,粗布遮住瞄准镜的反光,两人耗了整整三天。顾顺记得,自己拼了全力,都没找到罗星。


可是罗星却找到了他的位置。


直到现在他都不能理解,那一日的伪装究竟出了什么错?


他们终于到达了工厂对面的楼顶,李懂的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丝拖沓,从拿出锚射枪,到滑行至对面的楼顶,都十分专业。


顾顺不知怎么,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怎么他罗星就找得到如此好的观察员,不对,这已经超出好的范畴了。
顾顺难得看谁这么顺眼。


当R93架到李懂身上的时候,李懂终于想起来,身后的人不再是罗星。李懂和罗星配合了四年,没有人能够说清他们之间的关系,包括他们自己。罗星的信息素是咖啡味,醇香而底蕴深厚,总是会把李懂紧紧地包裹在温柔之下。


就如同罗星对李懂,总会把他护在身后。


李懂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然跑偏了思路,他微微定了定神,强迫自己把精力放在楼下的战场。


从制高点往下看,战况更为惨烈。


平民苦苦地哀求着,却被武装分子绑上了汽车炸弹,政府军甚至来不及撤开关卡就已经伤亡惨重。


爆炸的那一刻,万物俱寂,死亡的声音胜过了一切。
就是顾顺都忍不住惊了一下。


瞄准镜里的模样已然是惨不忍睹,两个拿着高倍望眼镜的人,都不忍心再细看,会看到多少残破不全的尸体,他们都不知道。


“刚才的爆炸声是怎么回事?”


队内通讯频道里传来了杨锐的询问,想必是在正在工厂里救人,如此大的爆炸声,就算是里面也听的一清二楚。


“刚刚关卡处有汽车炸弹,政府军伤亡惨重。”


用最简短的语言汇报了情况,李懂继续拿起了望远镜。
满目都是让人恶心的东西,可是他还在看,李懂拿着望远镜的手在颤抖,他知道这样不对,可是还是忍不住。
又一辆汽车炸弹冲了过来,李懂看到徐宏已经带着侨民撤出了工厂。


“前方疑似有汽车炸弹,注意隐蔽!”


“我来解决。”


顾顺沉稳的声音下伴随的是更沉稳的动作,迅速找到底下控制炸弹的武装分子。


一枪毙命,干净利落。


紧接着是单动换膛【注①】的声音,李懂不敢动,观察员任何的动作都会直接影响到主狙手的准星。


顾顺就像是在训练营中瞄靶子一般,极为迅速得解决了底下所有重武器的操控员,不带一丝手软颤抖。


突然,一阵机枪扫射冲着两个人的隐蔽位置就过来了,李懂下意识想躲一下,肩上的动作也影响到了顾顺的发挥。


紧接着,他听见


“别动。”


又是薄荷味,铺天盖地的薄荷味生生把李懂冻在了原地,他没有动,在顾顺下一刻解决了机枪手后,他才找回自己的呼吸。


他知道就在刚才,有一秒,冰封万里。


                       TBC


备注:
①:单动换膛,顾顺用的德制R93是一把单动狙击枪,也就是说需要手动退膛,和懂懂的自动有很大差别。


在这里放一个群宣算是自己的咕咚群


709385670


群里有很多太太,emmm,悄悄告诉你们大概你们想得到的都在。
然后这个群是自己点梗啊专用,如果大家想看我写什么直接加进来和我说就好。
以及blood我大概是会出本,我已经在联系画手了,我暗搓搓问问有多少人想买?字数大概在十万左右,会有隐藏番外。

评论
热度(141)
  1. 愿做嘟嘟的哈特精灵萧羽寒CC 转载了此文字

© 愿做嘟嘟的哈特精灵 | Powered by LOFTER